【职场小说连载】深圳研发风云四十九——为什么实施IPD之后,并没有像华为一样给经营带来帮助(九)

【职场小说连载】深圳研发风云四十九——为什么实施IPD之后,并没有像华为一样给经营带来帮助(九)

日期: 2021-08-27

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IPD更准确的翻译是“集成产品经营体系”而不是“集成产品研发体系”的原因;


是你的一家之言吧,要知道IPD的缩写是Integrated Product Development”,王超栋晃着脑袋说。


张笑天笑笑说:“你说的是对的,IPD的缩写是Integrated Product Development。”


但是大家忘了IPD来源于美国,美国公司的研发部门往往挂一块牌子叫做“R&D”。在他们的认知里R是 Research,也就是研究的意思,是把钱变成知识的过程,D代表development,也就是开发,是把知识变成钱的过程;美国的工业文明非常发达,在他们的文化里开发Development的目的就是为了市场成功和财务成功。


而在国内工业化文明比较晚,大多数企业把”D”当成了“R”,研发只管功能和性能实现,功能性能实现了就可以分奖金了,卖好卖不好和研发的关系不大。


在国内叫“集成产品研发”,很容易强化这种误解,因此翻译成“集成产品经营”更符合IPD的本质。


大家听完张笑天的解释后,纷纷点头,都觉得张笑天讲的很有道理。


王超栋很想反驳,可张开嘴却发现理屈词穷,而且内心深处还隐约有些赞同,作为市场人员,没有人比他更想“产品开发团队“为经营的结果负责,一开发出来就是市场所需要的。


但是一看到自己的老大欧阳那张面沉似水的脸,他又不得往上冲,没有办法啊,屁股决定脑袋啊。这可如何是好啊,他独自一个人在那里犹豫为难……


“那么真假IPD的第五点不同呢?”微码的干部问道。


“真假IPD的第五点不同:真IPD研发人员是工程商人,而假IPD研发人员是专业技术”


“什么是工程商人呢?”陈威问。


微信图片_20210827134555.png


“这是个好问题。我去华为的时候,任正非给我们开座谈会说:你们不要以为毕业于名牌大学过来华为就是做科研的,你们来华为不是做“院士”的,而是做“院土”的。华为没有院士,只有院土。要想成为院士,就不要来华为……


在这里,任老师所谓院土就是工程商人,您是工程师没错,但同时您也是工程商人,为解决客户的需求和痛点存在。在华为做研发时,我们内部有一种研发文化:叫做工程商人文化。


所谓工程商人文化就是以业务为导向,以市场为导向。不管是技术预研还是产品开发都是为业务做贡献,因此在华为评价标准不是你技术多牛,而是为业务做了多大的贡献,这种文化使研发人员不是技术导向而是市场导向、业务导向。并且研发人员不是简简单单把产品开发出来那么简单,还要在研发过程中构建产品的质量优势,成本优势。可以说华为取得今天的成绩和这种“院土”文化,工程商人文化密不可分。


??????


而很多企业研发工程师往往在家里埋头做开发,做出来的东西与市场脱节。实际上他们压根不能称之为“工程师” 。


张笑天看大家对此比较困惑,于是解释说:“在过去,工程师和科学家是可以并列的头衔,今天在法国和德国依然如此——那里的工程师会有一个特殊的资格证书,就如同医生和律师有特殊的资格证书一样。但是在中国,很多人从工科大学一毕业,公司就在他的名片上印上工程师,然后就似乎已经成为工程师了,但他们并不具有工程师所应该有的基本的技能。硅谷的吴军写过一篇工程师分级的文章。大家有看过吗?”


微信图片_20210827134715.png


大家开始茫然的摇摇头。张笑天边打开电脑找这篇文章,边说:“建议大家可以看看这篇文章,在这篇文章里吴军将工程师分成了五级。他把最初级的工程师定义成五级,能独立解决问题,完成工程工作是第五级,相当于医院里的主治医生。实际上现在很多公司里所谓的“工程师”一般都达不到吴军工程师分类的最初级的要求。”


“张老师,能不能详细给我们讲讲这五级工程师?”陈威问。


(下周分解)


选择yb体育官方网站,选择专业

关注公众号
查看更多分享内容

yb体育官方网站